[高考改变中国]庞熊琪:他为祖国寻找石油和天然气

:16px高考改变中国12月23日(星期日)晚上,中国石油大学地球科学学院(北京)的庞熊琪教授陪同学生参加了每周一次的学生自由研讨会的第153次活动 庞熊琪教授教授油气地质与勘探专业已有30多年。他一直致力于教学和科研。 该学者于1978年参加高考,毕业后一直从事油气地质与勘探的教学和科研,提出“油气门限储层控制模型”,开发了一种新的油气勘探定量方法,并在国内外26个盆地和勘探区得到应用,取得了最突出的创新。 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二等奖和省部级科技进步一等奖10余项,发表论文100余篇。 不久前,庞熊琪获得了李四光地质科学奖。 这一生的荣誉证明了他在科学研究方面的杰出成就。 庞熊琪不仅投身于祖国的油气勘探事业,而且致力于教育人民,成为有用的人。 他培养了140名研究生,在学生眼中,他是勤奋和和蔼可亲的典范。 李四光地质科学奖(研究奖)获得者庞熊琪为了避开主要记者,暂时放弃了高考。你在1978年参加了高考。当时的情况如何?1977年庞熊琪在我高中一年级的时候,学校想提前推荐我参加高考。 我被认为是班上最好的学生。 校长说如果我们的一所高中能进大学,那一定是庞熊琪。 作为一个农村孩子,我胆小得不敢躲藏,导致校长到处寻找。 我想我做不到。当我还是一年级新生的时候,我怎么能上大学呢? 1978年,我参加了今年的高考,得了312分,是全镇最高的。 记者的大学经历对你有什么影响?那段时间你有什么难忘的经历吗?庞熊琪的大学时光非常难忘。 那时,我周围的所有学生都渴望学习。 我们从不在中午休息,晚饭后自己学习,周六和周日学习。 每年,除了一天参加集体劳动,其余时间都要学习。 所有的学生都非常珍惜学习的机会。 那时我17岁,我们班的大哥比我大一倍。 我没有在家洗衣服,还是他们教我怎么洗衣服? 看到老大哥学习如此努力,我们这些小人物认为我们没有理由不从小就努力学习。 大学期间,在学生干部的组织下,我们的五六个同学组成了一个经济管理学习小组。 每个周末,我们跑去长江,不仅学习我们的专业知识,也学习我们自己的经济管理知识。 当时,我们认为如果国家需要经济管理,我们应该向它学习。 我们希望国家会变得更好,我们学到的专业知识将为国家的经济发展和建设服务。 国家的改革开放可能要求我们出国留学。 所以每天中午,我利用午休时间学习日语。四年后,这所大学跑到大楼的顶端,坚持学习6堂日语广播课。 那时,我每天都想学点东西。 喜欢探索来自于接触过你的记者。你是如何选择油气地质与勘探专业的?庞熊琪应该选择自己热爱的专业,能够实现自己的价值,为社会做出贡献。 这种对石油和天然气地质和勘探专业的热爱源于我从小对自然和地质的接触和探索。 我的家乡是湖北省崇阳县港口镇东泉村,它靠近武汉市,蕴藏着丰富的各种矿产。 小时候,我经常看到地球科学大学的老师和学生背着书包,拿着锤子和放大镜,来到离我家不远的实习基地做调查和研究。 怀着对广阔大自然的好奇和对广阔世界的渴望,这也源于我对科学研究的崇敬。只要他们来了,我年轻的时候就会去追那些山和山。因此,我有长大后从事地质工作的梦想。 1978年,我参加了高考,选择江汉石油学院、武汉地质学院和武汉水利工程学院填写志愿表格。我所有的专业都与地质学和勘探有关。 最后,我被江汉石油学院勘探系录取,从此走上了油气地质学的教学和研究之路。 记者学习对许多人来说是一项艰难的工作。你觉得学习怎么样?庞熊琪,从小学到博士,我一直觉得学习是世界上最好最愉快的事情。 有什么比做一个梦和做你一生中最喜欢的工作更快乐的事情吗?当我在大学时,一个描述地质学家的非常现实的句子是:“把馒头上山,石头下山。” 一些人还嘲笑石油和天然气地质与勘探专业:“从远处看,它像乞丐,从近处看,它像难民,从近处看,它像探险家。” “由于恶劣的地质工作环境,学校的学习设备非常简单,当时班上许多学生都有改变专业甚至辍学的想法。 然而,不管别人怎么想,如果我认识到我的选择,我会毫不犹豫地回头看。 我觉得不管我多努力工作和学习,只要我喜欢,对我来说都没什么。 我上大学时,我的同学和好朋友黎茂稳(国家“973”工程首席科学家,入选国家千人计划)经常互相提问,回答有关地质专业知识的问题,并规定任何有合理理由说服对方或提出能打败对方的问题的人都将得到一定的奖励。相反,另一个人会受到惩罚。 对于一个问题,我们两个经常面红耳赤,晚上睡不着,因为我们已经解决了一个难题。 这种爱让我喜欢地质工作,从不感到痛苦。 为了得到完整的实验结果,我曾经在实验室里呆了一个月,除了吃饭和洗澡之外,我都在实验室里睡了一个月。 为了保证科学研究的进展,我经常工作到深夜。当我年轻的时候,我经常爬过墙和窗户,以便在半夜进入办公楼。 1995年坚决回到中国为祖国寻找石油和天然气的记者们,你们曾经在国外学习过吗,你们曾经面临过深造或重返工作岗位的问题吗?你是如何做出选择的?1995年,庞熊琪挑选了100名跨世纪的学术带头人出国深造。 作为中国石油系统的唯一候选人,我被派往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跟随世界著名科学家伊恩教授。学习“盆地模拟”的理论和方法 一年后,我在南卡罗来纳大学学习,完成了一个博士后项目。 像那个时代的所有外国学生一样,我也面临着留在美国学习或重返工作的选择。 由于当时世界石油工业的萧条,我在美国工作的堂兄让我准备转学计算机专业,希望我在转行后能留在美国生活和工作。 我的导师还为进一步的研究工作准备了科研经费。 我心中所记得的是我十几岁时为祖国找到石油和天然气的坚定不移的梦想。我认为国家花了很多钱来培训我们,希望我们能回家,为国家的建设和发展做出应有的贡献。 这个国家需要我们。如果我们不回去,我们的良心就不会消失。 因此,我准时回家,在石油部长王涛的亲自照顾下,我的家人从大庆石油学院搬到了中国石油大学(北京) 多年来,你们一直致力于盆地分析、油气资源评价、油气聚集机理和分布的研究。你的创新成果是提出了“油气门限控制理论模型” 你开始研究这个理论的动机是什么?庞熊琪的研究始于他在大庆石油学院攻读硕士学位的时候。作为学生,我跟随导师为油田公司做油气资源评价的研究工作。 相关人员对我们努力计算了三年的结果并不乐观。 后来,我们不得不根据原始经验结果修正油气运聚系数和调整预测结果。 这件事对我来说非常激动人心。 我决心想出一种新的方法来获得更科学、更严格的资源评价结果,并消除人为主观因素对最终研究结果的影响。 此后,我一直潜心研究油气生成、输送和聚集过程中的关键条件,即油气阈值的控制效果,希望能揭开油气聚集和分布的奥秘。 培养140名记者研究生,把你评价为一名和蔼可亲的老师。 你的主动性、乐观和努力学习都是他们的例子。 你最近在学校提供什么课程?应该采用什么样的教学模式?庞熊琪最新课程《追逐地球之梦,寻找石油》采用“教师讲解+文献检索与阅读+讨论+参加学术会议+野外实践”的综合模式。小班教学和教学方法符合国际标准,使新生能够全面了解石油地质,引导和培养他们对油气勘探的兴趣。 记者:你培养了多少研究生?他们的专业成就是什么?庞熊琪指导了140多名博士生和研究生,包括来自日本、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其他国家的学生。 只要有利于学生的成长和发展,我会全力支持。 特别是支持他们发表文章、参加国际和国内会议、出国攻读博士学位以及申请重大国际和国内奖项。 其中,18名博士生获得资助,并被选拔到海外接受培训或联合培训,12名博士生获得了美国AAPG奖学金。 2017年,亚洲只有7项资助,而我的研究生和博士生有4项。2017年北京15名优秀毕业生中,有5名是我的研究生。在过去的两年中,有3名学生获得了李四光优秀博士奖和优秀硕士奖。 我的学生获得了国家地质技能竞赛奖、国家石油工程设计竞赛奖,有的获得了国际会议优秀记者奖,有的被国际著名杂志(MPG)评为优秀审稿人,研究生团队还获得了中国石油大学(北京)十大优秀群体的荣誉 记者:你们每个周日晚上都会组织学生参加免费的学术讲座吗?庞熊琪是的,我是油气聚集定量研究小组的组长 为了提高学生的科研能力和撰写学术报告的能力,从2014年开始,我组织团队师生每周日晚上免费举行学术报告。 学生可以自由选择话题和报告结果。 报告旨在培养学生提问、分析问题、解决问题、得出结论的科学思维,培养学生的口头表达和评论能力。 目前,该报告已历时四年,成功举行了150多次会议。 有这么优秀的孩子来到我们身边,作为老师,我们有责任尽力培养他们。 这也是一种继承 我的老师们为我付出了很多努力,他们对国家的热爱深深打动了我。 我们如何实践爱国主义?就是学习他们的专业,教他们的学生,让他们走得更快更远 文字编辑:李维清微信编辑:宋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