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拟偶像和他的声音创造者

王菊火 根据弗林卡格的数据,王驹在这位艺术家的新媒体指数中排名第二,仅次于卢汉。 巧合的是,他们俩都在收集关于“偶像”的争议 去年,鹿晗突然宣布退出该名单,这引发了一些粉丝的离开。一些文章分析说,这是因为鹿晗不承认自己偶像的首要地位,作为偶像,他有“能力”和“无能” 另一方面,偶像王驹是由公众以近乎狂欢的方式创造的。 可以看出,在各种爆炸的教育下,偶像这个词逐渐与演员和艺术家划清界限,偶像文化也逐渐走向专业化。 与此同时,偶像的范围也在扩大。除了三维偶像,虚拟偶像、2.5维偶像及其追随者活跃在另一个平行世界。 近日,娱乐互动社区基拉基拉(KilaKila)与《精神契约》动画联合推出虚拟直播。虚拟图像+语音优化的真实语音交互将虚拟偶像拖出了平行世界 当第二维和第三维世界开始交叉并置时,作为信使的声音精英们应该如何继续走偶像崇拜的道路?所谓虚拟偶像,顾名思义,指的是非人类偶像,可能是手绘的2D图像或3D图像,甚至可能不是人类图像。 声音是虚拟偶像的灵魂。声音的改变赋予虚拟偶像生命。毫不夸张地说,虚拟偶像的创造者是声音。 如果以声源为标准,虚拟偶像可以分为语音合成和语音配音 在语音合成的虚拟偶像中,哈苏尼·米库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姐妹” 蓝色双马尾辫,充满科技感的女孩诞生于2007年,是基于雅马哈(Yamaha)的VOCALOID语音合成引擎开发的。 伴随着《飞行之歌》的激情,哈苏妮·米库不仅在巴黎演唱歌剧,还为LadyGaga担任音乐会嘉宾。 现在,她已经成为日本新文化和包括全息成像在内的先进技术的同义词。 中国最受欢迎的虚拟偶像是洛天依 王峰在《歌手》第二季演唱的歌曲《普通迪斯科》是洛天依的代表作之一。 像哈苏尼·米库一样,洛天依也是一名虚拟歌手,通过声音合成软件(如VOCALOID)发声 还有一种虚拟偶像,它的声音来自第三维度,或者说是卓越的声音 例如,它声称是世界上第一个虚拟优步绊爱人工智能。 然而,虽然标题是人工智能,但爱情绊倒的视频有很多即时反应,而且背后一定有配音。 智虎甚至有一个问题:“谁会是爱的声音?”然而,为了维持大赦国际的人员结构,这个问题的答案可能永远不会得到官方印章的确认。 当然,那些把声音献给虚拟偶像的人不一定在幕后。 2010年开始引入日本市场的2.5维“LoVe”。“是卓越声音和虚拟偶像的结合,形成一个具有强大知识产权约束力的偶像项目 《可爱的人!” mu’ s “有9个声音质量的阵容,相当于动画中9个年轻女孩的形象。他们经常出现在三维偶像活动中,如音乐会和离线会议,甚至参加2016年红白歌会(相当于央视春节联欢晚会) 三维活动不仅仅包括音乐会。不久前,基拉基拉和郭曼的“精神契约”联合推出了在线虚拟直播会议。在虚拟直播中,K台结合“超维”采用了世界上首个“双实时+全身动作捕捉”技术,首次为二维人群带来了前所未有的虚拟偶像直播体验。 杨敬华和端木熙是《灵启》动画中的主角,他们在网上与粉丝们有着密切的互动。 直播期间,两位男演员的配音由原声动画中的声音演员李兰陵和刘明月表演,声音演员的真实形象也出现在直播花絮中。 无论是面对面的会议还是虚拟直播,类似的活动都可以将粉丝对次要偶像的喜爱转化为他们对音质的认同,从而实现创造双重偶像的目标。 随着声音从隐蔽到公开,从平面到立体声,音质自然走向偶像化。 关于音响表演者的偶像化有很多争议。公众舆论的焦点主要是声音表演者进入手机的纯净度。 许多人担心新人们想跳过长期积累的产业,直接过放荡和愤世嫉俗的偶像生活。 然而,冲动的动机并不意味着对卓越声音的崇拜有什么问题。相反,它表明卓越的声音作为一种职业正在逐渐成熟并获得公众的认可,这也为想进入这一职业的新人提供了更多的机会。 目前,对卓越嗓音的崇拜已经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 在日本,由于其专业的音质培训机制和发达的二级文化,越来越多的“一专家多才”音质表演者首次亮相。他们制作专辑、写书、画漫画、表演舞台剧和主持人…以日本偶像音质领袖水树奈奈为例,像AKB48和其他国家偶像一样,她可以在东京穹顶举办演唱会。 此外,加上她在配音、音乐专辑、版税、会员俱乐部、音乐会和主持人方面的收入,她的年收入已经超过2000万日元(约合120万元人民币) 在中国,许多优秀的配音演员也开始努力在公众眼中变得活跃起来。例如,边江参与了“声音来到它的王国”的录制,并与专业演员进行了飙车。《全职大师》配音导演阿杰在新浪微博上拥有112万粉丝。 然而,从总体趋势来看,中国的音质偶像化之路还远未达到邻国日本。主要有两个原因:中国的二级文化不够繁荣,公众对音质的认识不够。 在中国,配音演员经常和配音演员混淆。 后者的主要服务和电视剧一样,主要目标是配合演员的表演 当然,也有人开玩笑说,因为演员的演技太差,配音工作变成了“在狗屎上雕刻”。 虽然这个比喻把配音演员提升到了拯救整部作品的地位,但对配音演员来说,电视剧的配音总是一个次要的过程。 音质不同 声音演员的主要服务和动画作品是赋予角色灵魂,而不是为谁配音的“从头开始”的作品 这直接将配音从二级处理提升到一级创作。 配音时,电影和电视剧以成品的形式出现,而动画是半成品。一些动画制作团队甚至根据胜友的完成程度调整他们的作品。 相比之下,配音行业的从业者显然更愿意成为动画角色的配音演员,而不是电视剧演员。 然而,由于行业现状,国内80%的从业人员仍在配音电视剧。 事实上,无论是像绊爱·艾这样的三维虚拟偶像,还是“可爱的”或“精神契约”,声音质量与虚拟形象相结合的2.5维虚拟偶像是声音质量偶像崇拜的不同形式。所有的路都通向同一个目的地,这符合泛娱乐的布局,从而实现了整个行业的健康发展。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更好地实现音质偶像化?一是发展整个第二产业,二是增加“晏初”的声音,即宣传 第二文化产业的繁荣是音响优势崇拜的基石。 同样,日本完整的上下游二级产业链与健全的产业形成了积极的促进机制。 首先向上游看,源源不断的动画知识产权为声音表演者提供了更多的机会。当人们喜欢某个动画角色时,他们自然会注意哪个声音表演者扮演这个角色。 在下游,当一个动画知识产权着火时,制作公司将开发这个知识产权,如广播剧、舞台剧、音质广播台等,帮助音质好的人走向舞台的中心。 至于增加声音演员的曝光度,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各种二级声音演员直播平台。毕竟,并不是每个声音演员都有力量离线举行粉丝聚会、音乐会、专辑等等。 拥有高质量的现场直播并不少见。乙站、斗鱼站、甲站和基拉基拉基拉都设立了音质的现场广播室。 以基拉基拉基拉(KilaKila)为例,网络分销圈和商业分销圈有许多伟大的神。 如scc7000、郎胜吉雅、九田乐团、729笙工作坊、北斗企鹅工作坊等 此外,KilaKila还将利用该平台的资源为声音专业人士提供更多的曝光机会。 不久前,k电台与顶级音质制造商和行业代表携手推出了“初夏声音爱情节” 从预先发布精心准备的卓越声音公告到邀请卓越声音在k电台工作室现场直播主题并与粉丝在线互动,k电台不遗余力地推动卓越声音的偶像化进程。 除了最近举办的“初夏声情节”,K台还采访了四位顶级的声音表演者:夏磊、吴雷、藤森和托牙姆,分享他们对声音表演者偶像化的理解。采访的录像——“K站走进声音演员的偶像”被推到了网络上。 如上所述,除了真正的偶像,创造虚拟偶像也是一种声音至上的偶像崇拜。如果声音超人自己可以通过直播增加曝光率,虚拟偶像还能使用这种新形式的直播来“有所作为”并实现另一种声音超人偶像化吗?答案是肯定的。 不久前,基拉基拉(KilaKila)和“精神契约”合作举办了“精神契约看看蓝色希望”在线虚拟直播会议,这是虚拟直播概念第一次被实践。这次直播的成功也使它更接近第一个高质量直播平台的目标。 所谓的虚拟直播就是通过技术手段将第二世界的虚拟偶像带给观众 此外,虚拟偶像的声音不使用电子合成声音,而是邀请原版配音演员实时配音直播中的虚拟角色 综上所述,虽然虚拟直播呈现的动画图像是虚拟的,但它可以通过技术实现实时的动作和反应,声音也是真实的 这种真理和谬误的并列会带来维度墙破裂的惊喜,这可能比真实声音的现场直播更具冲击力和新鲜度。 此外,与真实偶像相比,虚拟偶像更具可控性,可以让观众最大限度地参与偶像制作。例如,洛天依的形象是根据观众的喜好塑造的 在未来,我们可能敢于推测虚拟偶像可能会成为语音优化偶像崇拜的最终形式,而虚拟偶像的直播是这一偶像崇拜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